• 檢驗醫學中心
  • 司法鑒定所
  • 生殖醫學中心
  • 中國眼科博物館
  • 眼科激光中心
  • 婦産科
  • 倫理委員會
  • 護理園地
 
詳細內容
 
  詳細內容 首頁 / 詳細內容
 
醫者仁心,不忘初心——記十大口碑醫生之盛紅專
發布時間:2019-7-2 閱讀:4030次

  介入手術室在通大附院6號樓13樓北,繞過心內科病區,來到手術室門口,記者看到了標注明顯的輻射警示。狹長的走廊一端是辦公室入口,另一端是手術室入口。記者換上幹淨的拖鞋進入辦公室,這是進入“戰場”的准備區,鉛衣、頸圍、帽子整齊的挂在衣架上,一道抵擋輻射的金屬門隔絕了手術室內外。

  盛紅專從一台手術下來,戴著紅底黃花的手術帽和醫用口罩,只能見大而深邃的雙眼,眼神爍爍。剛剛進行的是一台心髒造影手術,年過7旬的患者狀態不錯,配合盛紅專在短時間內完成了造影,爲之後的診斷、手術留下證據。脫下鉛衣,撤下腰帶,底下棉質的綠色手術衣印著星星點點的汗水,“你要不要試穿一下鉛衣?”盛紅專看記者有些好奇,問道。記者穿上了這件20斤重的衣服,帶上沉重的頸圍,整個人都不好了……

  心內科醫生的生活沒有規律
  
  “你試過半夜三更,電話一來,困得睜不開眼也要穿上衣服立馬趕到單位嗎?”盛紅專說。心肌梗死存在病情危重、變化快的特點,搶救的最好辦法就是盡快開通梗死的心髒血管,“時間就是心肌,時間就是生命”,所以不管白天還是黑夜,不論刮風還是下雨,無論寒冬還是酷暑,只要電話呼叫,盛紅專就要立即扔下所有,趕往手術室。“握在我手上的,不是別的,是命,生命是無價的。”她說。

  心肌梗死患者若能及時開通血管,不僅可以顯著降低死亡率,還可以改善患者生活質量,但術中卻是驚心動魄的。曾經有位病人送至醫院時胸口劇痛無比,人進入瀕死狀態,火速開通血管,卻出現抽搐現象,心電監護提示心室顫動,立即電除顫,恢複正常心律後繼續手術,病人又忽然出現心髒停跳,立即心肺複蘇、用藥、好轉,術後平安進入病房。這般驚險的一幕,聽上去就夠刺激神經了,更不用說進行急救的醫生本人,盛紅專說急診時自己的滿血指數可由零瞬間飙至100,鎮定又頗爲緊張的手術操作,機敏又帶著謹慎的診療,這就是她的工作。“心髒的問題,開不得任何玩笑。”手術時,眼手並用,手上導管進行疏通,眼睛觀察疏通情況、心電反應、壓力檢測等數據,隨時注意病人狀態。“最近我的頸椎大概出了問題,疼得胳膊都擡不起來,手也發麻,一直想去看看醫生,忙起來又耽擱了,”盛紅專笑著說,“奇怪的是,一進入手術狀態,疼也感覺不到了。”
  
  醫生的生活是封閉的,長年累月都在醫院活動,家跟醫院兩點一線。周二和周五全天在手術室,一天通常有十多台手術。周三是門診,每次大約有70多個病號,下班總也不能准時。其余的時間盛紅專幾乎都在病房裏,查房、與病人溝通、更改醫囑,還要准備各種會議材料、科室資料、指導研究生論文……遇到急診,隨時隨地進手術室,常常只有上班時間,沒有下班時間。

  從事心髒內科診療,是我最初的選擇

  盛紅專在醫學院讀書期間是學校的佼佼者,以畢業成績第一名被保送研究生時她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心髒內科,“實習的那年,對心內科的工作産生了興趣,因爲這是一個最危險、最具挑戰的崗位。”1992年工作至今已經27個年頭了,她一直奮戰在臨床一線。1995年獲碩士學位,2003年獲博士學位。“不斷的深造正是意識到目前的藥物治療不能解決所有的心髒問題,我不想駐足于此。”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吸煙、熬夜等因素摧毀著身體的發動機,冠心病、心梗的發病率升高同時也呈現年輕化態勢,介入治療體現出其優越性,它直接、快速到位,不但效果立竿見影而且手術創傷小、恢複快。
  
  2004年、2010年、2013年和2018年盛紅專分別至日本、德國、美國和以色列知名醫院心內科深造,專修心髒病的介入治療。她說,遇到難題,她習慣克服它,而不是逃避,她並不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但在救治病人時竭盡全力力爭完美,甚至以自己的生命健康爲代價的堅持著。

  數據顯示,如果在X射線的照射下工作近10小時,就相當于被連續拍攝了4000張X光片,而普通人一年超過3次胸透就會對身體健康産生一定危害。醫生身上的鉛衣裝備主要是保護軀幹和甲狀腺等部位,而四肢等部位還是裸露在外,無法計算盛紅專這麽多年吃了多少射線。“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吃線,只是刻意的不去想這件事,總想著我吃了線,病人就好了,好人總會有好報吧!”盛紅專說。

  除了射線這樣看不見的傷害外,腰椎頸椎的毛病是顯而易見的。美國心血管造影和介入學會近期報告顯示半數心髒介入醫生有工作相關的骨科疾病,其中腰椎受損占34.4%,頸椎病占24.7%,髋骨、膝蓋和踝關節疾病占19.6%,這和他們長時間手術密切相關。盛紅專的腰椎早就已經有了問題,每次穿上鉛衣,她都會在腰上綁上腰帶,可這又能緩解多少呢。“誰讓這是我一開始的選擇呢,我想堅持下去。”她說。

  不放棄,源自醫生的使命感
  
  當年,盛紅專的高考第一志願就是醫學院,“小時候,我們家生活在小鎮上,母親在鎮上的醫院工作,她是個工作極度認真的人,即使碰到難得的假期,只要醫院急喚,立馬就趕到醫院。因爲幫助過很多人,鎮上的人對我們特別好,鄰居們常常接被忙碌的母親遺忘的我們姐妹去家裏吃飯。這種淳樸的情義至今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覺得當醫生挺好,是有價值的。”盛紅專告訴記者,“有時,我也在想我的選擇到底對還是錯,一年中有180天處于待命狀態,隨時隨地會被呼至醫院,半夜的急診手術結束後,回到家也是睡意全無,第二天仍要繼續工作,工作的壓力和身體的疲憊有時也讓我困惑,我爲什麽要堅持?爲什麽不能多考慮自己和家人呢?”說到這裏,她的眼裏忍不住泛起了淚花,停頓了很久,她解釋道:“醫者仁心,救活病人後的喜悅感和滿足感,別人可能無法理解,卻是我沒有放棄的原因。”
  
  “原因找到了!問題解決了!病人好了!”這是盛紅專犧牲自己的時間與健康換來的,有人把介入手術的醫生比作蠟燭,照亮患者生命的同時,也在消耗自己的生命,這是一種無私的愛。“痛苦與快樂也是成正比的,很多病人恢複健康後還會回來看我,我收到過病人送的錦旗,也收到過病人特意爲我作的畫,爲我寫的對聯和爲我寫的詩,節假日常有病人發來問候短信。這些對我來說都是點點滴滴的溫暖,人與人之間不是那麽冷漠的,你說呢?”盛紅專問記者,“是的,一定是的。”

  采訪快結束時,盛紅專的手機又響起來,又是一台手術等著她,匆匆的穿上剛脫下的鉛衣,又疾步走入她的“戰場”……

  蘇ICP備05033463號-2